药师经全文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夜半猫叫

发布时间:2019-11-15 09:49:40编辑:阅读次数:

药师经药师经全文原文药师经解释

夜半猫叫

  夜半猫叫

  从走进校门的那一刻,我就觉得这所学校有一些不应该有很多的东西。

  过了一些日子,终于明白了,原来是猫太多了。只要随意的在校园里走走,你就会看到那林荫道上漫步的老猫,草坪上打滚、睡懒觉的小猫,在花丛中追蜂撵蝶的半大不老的猫。至于品种,更是繁多,反正不逮老鼠,都搞的花里胡哨,让我这个并不懂猫的人,完全不理解这种城市人心态。

  生活似乎不愿意在平静的轨道上行驶,总是时不时的给我使绊子。

  周六的早晨没能睡上懒觉,大清早就被女朋友给拎出了校门,能干什么事哪?买猫,我晕,这些个女孩子都怎么了,小范围的时尚也不放过,在校园养什么宠物啊,还偏偏养猫,别的没有,这猫,还不是一捞一大把吗?你要乐意,我马上就给你逮一个。这话让女朋友乐然极为生气,然后导致她大失淑女风度的在我的大腿上使劲拧了一把。

  看她看那白色小猫咪的眼神,我就知道完了,自己好不容易混到的在她心中第一位置滑到了未知数。我来抱抱吧。我示好的说。果不起然,她撅起了小嘴不行,你们男人好脏的。现在就开始嫌我脏了,这还得了,真后悔这么宠着她,得采取措施,我暗暗下了决心,眼露杀机的看着小白猫。那猫慵懒的伸了前爪一下,喵呜一声,似乎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一个趔趄摔到在地,正好一只猫趾高气昂的从我面前走过,照样喵呜一声。

  晚上,夜色很浓,天阴着,秋风似串门的常客,不客气的从门窗涌进来。

  斜依在靠枕上和乐然短信传情,算她还有点人性,挂念着我的伤,发信息问我好了没。一个趔趄的后果使我手掌和膝盖不同程度的破皮,还流了点男儿血。谁知,磨到最后快要熄灯了的时候,乐然说明天能陪我去买猫食吗?我当时就想把手机摔了。怕她再跳到我的背上耍赖,我违心的答应了,这调皮的丫头。

  关了手机,锁在抽屉里,我长出一口气闭上眼睛要享受这秋夜的抚摩。

  我的床靠近窗子,风可以很轻易的钻到我的被褥里,那随风而来的点点滴滴也容易渗透到我的梦里。

  我恍恍惚惚地追逐在乐然身后,看她像花蝴蝶般的在我面前跳舞,奔跑。她一面笑着,一面又用青春的身体诱惑着我,彬,来呀,呵呵,来呀,来追我啊。我扮着鬼脸,恶魔来抓你了。嬉笑着向前扑。

  就这样她一边跑,我一边追,跑到了一座高楼前。这楼很高,直入云霄,一眼看不到顶。我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劲,四周死寂一片,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我看乐然似要跑进高楼里的样子,连忙喊她小然,快停下,快停下。她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声音,还在往里跑,脚步已经有些趔趄,而此时的我竟然没了丝毫力气。

  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她那粉红色的裙子已经和周围的雾气混在一起,成了白色,只有那飘逸的长发,还在我眼前一闪一闪。

\

  我只能停下来喘气,嗓子似乎也哑了,眼睛不甘的往楼里看,乐然消失了,没有任何的痕迹。这座高楼在我的眼中一下子成了一个KB的怪物,它张大了嘴巴,把我的乐然给吃了。

  焦急的我眼泪也跑了出来,我知道要是让乐然知道了她一定要笑我,我宁愿让她笑也要让她留在我身边。

  楼里黑漆漆的,看不到东西。我只好抬起头看楼顶,啊!我吓的亡魂出壳,我的乐然竟站在楼顶,活生生的站在楼顶,手里还抱着今天刚给她买的小白猫,她的脚已经有一半悬在了空中,而她似无所觉,身后的白雾变幻着丑恶的面孔,似在吞噬乐然又似在驱赶乐然走下半空。

  哈哈,哈哈,哈哈乐然竟发出怪异的笑声,先是如少女银铃般悦耳,继而是少妇般媚惑,最后竟变成凄厉惨烈的声音如鹈枭般刺耳。这,这,这不是乐然,她是谁?这声音断然不会是乐然,决不会是。她的衣服,衣服是白色的睡衣,不是粉红的裙子,我的眼睛很清楚的透过了白雾的遮挡。那乐然哪里去了,我的乐然哪里去了,她去哪了?

  不要啊。我看到那个形似乐然的女子,突然中绝了笑声,一跃而下,如将要捕捉猎物的雄鹰,要把属于她的什么东西紧紧抓住。我不能看着她这么死,即使她不是乐然。我大喊着向她跑去,想在她落地前接住她。我发现自己的奔跑速度实际上和乌龟差不多。在距他约有十米的地方,我眼睁睁看着她落地,脑浆迸裂,血红一片。

  于此同时,那只在她手中抱着的猫,在她跳楼时被甩在了楼顶,那猫也紧随着女子的死亡的那一刻,尖叫一声喵呜,一头栽了下来,正死在女人的怀里。

  啊,啊我大叫着从睡梦中坐起身来。

  今晚,宿舍就我一人,其他的室友都包夜去了,隔壁的宿舍咒骂了几句,骚乱一阵也随之进入了二次睡眠。

  我拥着被子,不敢再合眼,怕再见到那血腥KB的梦境,心里很是惦记着乐然。我想下床取手机,给她发个短信问问。猛然却看到一双诡异明亮的眼睛直盯着我。啊我的心要跳出嗓子眼了,是一只猫,一只体形较大的猫,有点像那个调皮捣蛋的加菲。它在看着我,使我忘了自己要干什么事。

  门插的好好的,它怎么进来的,从窗户吗?真不可思议,从两根比圆珠笔心略大些的铁线上走进来的?

\

  那猫又瞪了我一会,觉得索然无味了,就喵呜一声,迈着步子在屋子里兜了一圈又从窗子里出去了。这声叫几乎又把我的魂叫出去。 我摸一把冷汗,几乎瘫痪在床上,看来明天是买不成猫食了。猫的叫声会给我带来厄运,确实如此,这不是第一次了,趔趄、噩梦,天哪,我确信无疑。心里这么想着,窗外的猫咪们又喵呜、喵呜的叫了起来,叫的我寒毛直竖。

  我把昨晚噩梦告诉了乐然,她瞪着眼睛看着我,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撒谎,哼,找借口!不是啊。我连忙又把自己打听的事情告诉了她。

  学校养猫的风气也不知是那位前辈传下来的,因为其模糊不清,后来者似乎就毫无怨言的延续了这种风气,一时间猫满为患。那老师学生,争相养猫并视之为高雅之事,尤其许多女孩子,很有爱心,虽然怕狗狗什么的,但对于猫啊,兔啊,特别钟爱。也就是因为这样,学校的不少对男女竟是这东西给牵的红线,于是猫被本校视为爱情的象征。但好事多磨,悲剧似乎也由此而生。

  一个大我两届的学姐就是因为一只小白猫爱上了英俊的学长,然后被抛弃,在她苦苦哀求,没有挽回自己的爱情的情况下,独自一个人在深夜跑到楼顶,跳楼自杀,据说是死时脑浆迸裂,血红一片。

  哎呀,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乐然抱着我的腰把脑袋沉入我的肩头生怕我会离开她似的。许久她抬起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问:彬,你会永远爱我吗?会。我吻吻她的额头,坚定的说。

  下午,乐然把小白猫送人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做过噩梦,偶尔在半夜似睡似醒的时候再听到那尖锐的喵呜猫叫,也没了当初的恐惧,这早已是学院由来已久的风景。

本文链接:夜半猫叫

上一篇:大英博物馆所藏中国玉器青铜器和佛造像

下一篇:大慧宗杲禅师礼观音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