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经全文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夜奔(四)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0:26编辑:阅读次数:

药师经药师经全文原文药师经解释

  蛛丝结,尘芥劫   

  周末在家里烤肉,叫上俞巍和彭泊他们。沅湄爱和俞巍的未婚妻柯葭玩。那段时间柯葭正打彭泊的主意,要给他介绍一个警察姑娘。再次聚会,柯葭就把赵媛请了来。她们三个女人在屋里闹得翻天覆地,我们三个大男人去楼下大排档喝酒。酒喝热以后,我问彭泊怎么样。彭泊讷讷不语,俞巍一针见血地说。傅凉舟不会回来了,彭泊,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啊?她是游戏惯了的,她说爱一个人,背上背包就能走!你等不来她的。后来彭泊就和赵媛约会了。如果不是你的消息,现在的我们,又会怎样?     2002年年末,我收到一笔汇款和你写来的信。信里说:

泽川你好:

  首先我要谢谢你在三年前那天夜里,关心我,劝导我,给我寄来钱,让我有勇气走到今天。

  我明白大家都怎么看我,说我去北京追一个三流导演,是为了当明星。其实那时候我也骗了你,我投奔他,不为演戏,不为出名,而且,我也不爱他。我的离开,原因已经无须溯及。一切错,都在我。

  我至今仍感激那个男人。在北京他帮助我,给我信心,劝我回到G城,所以我回来,而你们毕业、工作,我站在你们之外,怎么也不敢走近。后来,我骗了爸爸,说要到皖北的小城里去教书,事实上是我去北京之前,在旅途中遇见了另一个男人,你知道的,那个美术老师。

  我别无选择,我再一次离开G城奔向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已经结婚,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泽川,你怪我固执任性不自珍自爱吗?是的,我也曾这样痛恨过我自己。那段时间我怀上了他的孩子。我去学校里找他,他不敢出现;我打电话过去,一个女人张口就骂,她是他老婆,我愧恨难当。我身在异乡,真的是走投无路。学业中断,找不到工作,没有朋友,不敢和家里联系,又没脸回来找你们。

\

  后来我认识了一个网友,他说可以照顾我。你知道的。那个冬夜,我在车站给你打电话,我再一次选择奔向他。我骗你说需要路费,事实上,是那个男人在电话里说,我可以照顾你,但不包括你和别人的孩子。

\

  我在川南那个小城的车站里又冷又饿,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是真的,你的声音好温暖好熟悉,那一刻,我想要活下去。

  我拿着你给我的钱去做手术。然后我见到了他。那么多场满怀期待的夜奔,那么多次失望,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对爱情再无憧憬和要求的女人。他是一个货运司机,真实的他比网络上更老、更丑,脾气更暴躁,还动手打人,他关住我,断掉我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折磨我,看我痛哭,以此为乐。

  泽川,那段日子我身处炼狱。如果时光可以倒转,我愿意回到那个盛夏的星夜,秋千架上,在你吻我的时候,化成石。

  好了泽川,与你说这些,只是因为我再也无法担负悔恨和思念的折磨。但是请你不必担心,我从那个小镇逃出来,已找到一份可以维持生计的工作。我有能力归还你的钱了,尽管我知道我欠你的,远不止这个……   

  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已经爬了我满腮。傅凉舟,G城的这个冬天,因为你,众神掩耳,风雪覆盖大荒。纵我爱你这么多年,我无力助你,避开这劫,解开这结。

  

本文链接:夜奔(四)

上一篇:天上的街市——色达佛学院

下一篇:夜夜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