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经全文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天下放生池碑铭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0:29编辑:阅读次数:

\

  皇唐七叶,我乾元大圣光天文武孝感皇帝陛下,以至圣之姿,属艰虞之运。无少康一旅之众,当禄山强暴之初。乾巩劳谦,励精为理。推诚而万方胥悦,克己而天下归仁。恩信侔于四时,英威达于八表。功庸格天地,孝感通神明。故得回纥、奚霫、契丹、大食、盾蛮之属,扶服万里,决命而争先;朔方、河东、平卢、河西、陇右、安西、黔中、岭南、河南之师,虓阚五年,椎锋而效死。摧元恶如拉朽,举两京若拾遗。庆绪遁逃,已蒙赤族之戮;思明跧伏,行就沸鼎之诛。拯已坠之皇纲,据再安之宗社。迎上皇于西蜀,申子道于中京。一日三朝,大明天子之孝;问安视膳,不改家人之礼。蒸蒸然,翼翼然,真帝皇之上仪,《诰》《誓》所不及已。历选内禅,生人以来,振古及隋,未有如我皇帝者也!而犹妪煦万类,勤唉四生。乃以乾元二年太岁己亥春三月己丑,端命左骁卫右郎将史元琮、中使张庭玉,奉明诏,布德音。始于洋州之兴道,洎山南、剑南、黔中、荆南、岭南、江西、浙西诸道,讫于升州之江宁秦淮太平桥。临江带郭,上下五里,各置放生池,凡八十一所。盖所以宣皇明而广慈爱也。《易》不云乎:“信及豚鱼。”《书》不云乎:“鸟兽鱼鳖咸若。”古之聪明睿智、神武而不杀者,非陛下而谁?    昔殷汤克仁,犹存一面之网;汉武垂惠,才致衔珠之答。虽流水救涸、宝胜称名,盖事止于当时,尚介祉于终古。岂若我今日,动者、植者、水居、陆居,举天下以为池,罄域中而蒙福,乘陀罗尼加持之力,竭烦恼海生死之津。揆之前古,曾何仿佛?微臣职忝方面,生丁盛美,受恩寖深,无以上报。谨缘皋陶、奚斯歌虞颂鲁之义,述《天下放生池碑铭》一章,虽不足雍容明圣万分之一,亦臣之精恳也。敢刻金石,著其词曰:    明明皇帝,临下有赫;至德光天,乾元启赜。    纬武戡乱,经文御历;孝感神明,义形金石。    仁覆华夏,恩加蛮貊;道冠巍巍,威深虩虩。    遘兹多难,克广丕绩;庆绪既诛,思明辟易。    人道助顺,天心恶逆;扑灭之期,匪朝伊夕。    乘此宝祚,永康宗祏;业盛君亲,功崇列辟。    交禅之际,粲然明白;迥映来今,孤高往策。    去杀留惠,好生立辟;率土之滨,临江是宅。    遂其生性,庇尔鳞翮;环海为池,周天布泽。    致兹忠厚,罔弗怡怿;动植依仁,飞沉受获。    流水长者,徒称往昔;宝胜如来,畴庸允格。    德力无竞,慈悲孔硕;相时传闻,尚赖弘益。    矧在遭遇,其忘敷锡?真卿勒铭,敢告凡百。    臣贞卿以乾元三年(760年)春三月戊辰撰。至大历七年(772年)秋九月己亥,自抚州刺史,蒙除湖州。八年(773年)秋七月戊戌,于州骆驼桥东追建。  乞御书天下放生池碑额表    颜真卿    臣某言:臣闻帝王之德,莫大于生成。臣子之心,敢忘于赞述?    臣去年(759年)冬,任升州刺史日,属左骁卫右郎将史元琮、中使张庭玉等,奉宣恩命,于天下州县临江带郭处,各置放生池。始于洋州兴道,迄于升州江宁秦淮太平桥,凡八十一所。恩沾动植,泽及昆虫。发自皇心,遍于天下。历选列辟,未之前闻。海隅苍生,孰不欣喜!臣时不揆愚昧,辄述《天下放生池碑铭》一章,又以俸钱于当州采石,兼力拙自书,盖欲使天下元元,知陛下有好生之德,因令微臣获广昔贤善颂之义。遂绢写一本,附史元琮奉进,兼乞御书题额,以光扬不朽。    缘前书点画稍细,恐不堪经久,臣今谨据石擘窠大书一本,随表奉进,庶以竭臣下偻偻之诚。特乞圣恩,俯遂前请,则天下幸甚,岂惟愚臣!    昔秦始皇暴虐之君,李斯邪谄之臣,犹刻金石,垂于后代。魏文帝外禅之主,钟繇偏方之佐,亦于繁昌立表颂德。况陛下以巍巍功业,而无记述,则臣窃耻之。谨昧死以闻,伏增战越云云。    批答    唐肃宗    朕以中孚及物,亭育为心,凡在覆载之中,毕登仁寿之域。四灵是畜,一气同和,江汉为池,鱼鳖咸若。卿慎征成典,润色大猷,能以懿文,用刊乐石。体含飞动,韵合铿锵,成不朽之立言,纪好生之上德。唱而必和,自古有之。情发于中,予嘉乃意。所请者依。  乞御书题额恩敕批答碑阴记  颜真卿    肃宗皇帝恩许,既有斯答。御札垂下,而真卿以疏拙蒙谴。粤若来八月既望,贬授蓬州长史。洎今上即位,宝应元年(762年)夏五月,拜利州刺史。属羌贼围城,不得入。恩勅追赴上都,为今尚书前相国彭城公刘公晏所让,授尚书户部侍郎。二年(763年)春三月,改吏部。广德元年(763年)秋八月,拜江陵尹兼御史大夫,充荆南节度观察处置等使。未行,受代,转尚书右丞。明年(764年)春正月,检校刑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充朔方行营汾晋等六州宣慰使,以招谕太师中书令仆固怀恩,不行,遂知省事。永泰二年(766年)春二月,贬峡州别驾,旬余移贬吉州。大历三年(768年)夏五月,蒙除抚州刺史,六年(771年)闰三月代。到秋八月,至上元,尔来十有六年,困于疏愚,累蒙窜谪。其所采碑石,迄今委诸岩麓之际,未遑崇树。    七年(772年)秋九月,归自东京,起家蒙除湖州刺史,来年(773年)春正月至任。州东有苕、霅两溪,溪左有放生池焉,即我宝应元圣文武皇帝所置也。州西有白鹤山,山多砾石。于是采而斵之,命吏干磨砻之,家僮镌刻之,建于州之骆驼桥东。盖以抒臣下追远之诚,昭先帝生成之德。额既未立,追思莫远。客或请先帝所赐勅书批答,答中诸事,以缉而勒之,真卿从焉。勒愿斯毕,瞻慕不足,遂志诸碑阴。庶乎乾象昭回,与宇宙而终始;天文焕发,将日月而齐晖。    时则有唐大历九年(774年)青龙甲寅之岁,孟春甲子之日也。

本文链接:天下放生池碑铭

上一篇:天下不治,匹夫有责

下一篇:天上掉下一只猫头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