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经全文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大黑天在汉藏滇三地的不同发展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1:20编辑:阅读次数:

药师经药师经全文原文药师经解释

一. 引言

大黑天,梵名Mahakala,音译摩诃迦罗,莫诃哥罗,嘛哈噶拉。又作大黑神,大黑天神,摩诃迦罗天。他除了作为佛教的守护神被供奉之外,还具有战斗神、财福神、冥府神的性格。(1)

作为佛教的守护神,大黑天在显教的传播中,鲜见其踪迹;而在密教之中,说法众多。就其主要而言,据东密相传大黑天是大日如来为降伏恶魔而现的忿怒形天神,藏密相传他是观世音菩萨显化的大护法。无论其来源说法如何相异,他作为护法神在日本与西藏两系密教都是受到相当重视的修法对象。

我国沈阳实胜寺(2)内建有玛哈噶拉楼,乃祭祀军神玛哈噶拉所用,楼内原藏玛哈噶拉纯金像是清太宗皇太极征蒙古时所掠获,今不存。此处所供奉的玛哈噶拉军神也就是密教中的大黑天护法,只是自元世祖之后他在朝廷中的职能有所变化。

在日本淡路岛又有大黑天的另一身形。淡路岛的七福神灵地是七福神会聚的宝岛。大黑天就是七位福神之中的一位,在日本广受供奉,作为施福之神,其信仰之风颇盛。

尼泊尔加德满都的阴间神庙也有大黑天的供奉。在这里,大黑天是由破坏神转世的,他代表了控制阴间的神,功能类似中国的阎罗王。此时,大黑天又是冥府之神。

可见,大黑天作为佛教护法神,还具有战斗神(亦作冢间神)、财福神(亦作厨房神)、冥府神三种性格。同是大黑天所承担的职能如此相异。固然,同一事物在不同文化的国家中,其发展相异在所难免;但是,即便在同一个国家中的不同地区,同一大黑天其发展结果颇相差异,就不由引人深思。在我国即是如此。

在我国显教盛行的汉地,大黑天由最初义净传来的施财福的厨房神演变为元朝七夕节善男信女乞巧供奉的女神"摩合罗"。唐朝密教的传入,输入了大黑天作为佛教护法神的形象,但是影响不大。元朝承袭的是西藏的密教,所以直至清朝,大黑天一直被作为军神供奉。

西藏和云南虽同奉密教,都保留了大黑天作为佛教护法神的地位,却仍有差异。在西藏,大黑天作为密教护法神的职能备受重视,成为藏密当中重要的修法对象,进而从护法神上升到了本尊的地位。在云南,他不只是阿吒力教的主要护法神,由于与当地民族文化相融合,还被当地人当作本地的守护神-本主来加以崇拜。

大黑天在中国汉藏滇三地的发展何以如此相异?遂著此文,略述其详,以究其因。

二. 大黑天在汉地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佛教传入中国,并走上了本土化的历程,成为适合中国人的佛教。此时,汉地佛教皆为显教,大黑天之名鲜有所闻。事实上,就在这一时期(约公元五世纪),鸠摩罗什(3)所译的《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即有关于大黑天的记载。按其记载,天罗国太子班足登王位时,有外道师善施与王灌顶,令班足取千王头来祭祀冢间摩诃迦罗大黑天神。(4)另按唐朝良贲的注疏,冢间是大黑天的所住之处,梵文"摩诃"乃"大"之意,梵文"迦罗"意指"黑天"。上句"摩诃迦罗"是梵语,下句"大黑天神"乃唐言,两者所指同一也。大黑天神即是斗战神,若祭祀此神,便可增己威德,举事皆胜。此外,良贲还引了不空三藏的说法,认为大黑天神是摩醯首罗(5)的变化之身,与诸鬼神无量眷属常于夜间游行林中,食生人血肉,有大力,所作勇猛,战斗等法皆得胜。(6)在五世纪时的佛教经典之中,大黑天尚为外道,乃战斗神,亦称冢间神。此职能散见佛教典籍,不为民众所知而供奉。况且,军神理应为国家军队所奉,中国江山统一,即便分裂之时,国人也不会求助于一外国甚而外道之神。当时典籍所述,略显平白,故而世人未以注目。

到了隋唐,佛教进入了鼎盛时期,九大佛教宗派(7)相继形成于这个时期。唐代,玄奘、义净西行取经,一时之间印度大乘佛教的重要经本全部传入我国。义净成于公元7世纪的《南海寄归内法传》中有关于大黑天的记载。依义净所见闻,西方诸大寺,皆于食厨柱侧或大库门前供有莫诃歌罗,即大黑神也。其形状"雕木表形,或二尺三尺,为神王状,坐把金囊,却踞小床,一脚垂地,每将油拭,黑色为形"。(8)此供奉古代相承,言其缘起,盖因大黑天原是大天部属,因他"性爱三宝,护持五众,使无损耗,来者称情",所以就在吃饭之前,厨家便爇香火,所有饮食随列于前供奉。大黑天在此为食厨之神。据义净所言"淮北虽复先无,江南多有置处,求者效验,神道非虚",(先前说此为义净传入,现在又引义净所言,在时间上有些出入,需要解释清楚)可知,我国江南一带,自古以来民间厨房多祀此神。看来日本亦是沿袭此风,多于诸寺厨安置二臂之大黑天像,之后演变为七福神之一。大黑天便成了财福神,亦称厨房神。

唐开元年间,善无畏、不空和金刚智开元三大士传入佛门密教。密宗由是传入而兴。九世纪,不空奉诏所译《金刚恐怖集会方广仪轨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经》曰:"摩诃迦罗天像前,苏末那愠三甜,护摩三洛叉已。现为使方为成辨于一切。"注曰:"大黑天也,披象皮横把一枪,一头穿人头,一头穿羊。"(9)按典籍所言,大黑天已经从摩醯首罗论师转变畏佛教的护法之神。大乘佛法原就有需依天神护法才能久住人间的说法,是以得证。其后,不空的弟子神恺又著《大黑天神法》列述历代所记大黑天,以作补充。其中所记大黑天之形貌,"青色三面六臂,前左右手横执剑,左次手执人头(取髻提也),右次手执羊牝,次左右象皮张背后,以髑髅为璎珞"。(10)神恺既然是不空的弟子,其所见闻当时的梵本密经必然广泛,他之所以撰《大黑天神法》,盖因当时梵本经典中没有与此相类似的经籍。(11)自此之后,从朝廷到百姓,凡虔信密教,必有大黑天供奉,(何以见得,还是没有说明原因)是以神恺兴起了汉地大黑天的崇拜。大黑天便是如此作为密教护法神在汉地广受供奉。

到了元朝,作为统治者的蒙古族奉行密教,然其所奉之密教源于藏密(如何传入?是否需要稍稍解释一下。),是以其大黑天脱胎于藏密护法之神而启军神之所为。而中原大多时日皆显教盛行,显教所传大黑天乃财福之神,是时继续施其财福转为施巧乃至送子,可谓无所功用不显。

据胡适所言,元朝民间小儿女于七月七日供"魔合罗",为乞巧之用,其神为美女像,似观音仪,之后竟成了送子观音。他请教了专研究大黑天的日本学者上田恭辅,得出结论,此"魔合罗"是由大黑天演变而来。(12)"魔合罗"音同"摩诃迦罗"。且在当时,塑卖魔合罗是要被罚的。可见,正是由于这个施巧的女魔合罗的名字和那战斗神摩诃迦罗相同而引起了密教的注意。(此段对于上下文而言显得有些混乱)

显教所传大黑天,应承于义净在《南海寄归内法传》所记的厨房神。此时厨房神由施财福与众,转而施巧,甚至送子,就连身形也从男像变为女像。这在中原汉地亦无怪乎。由于农业文明,因而群体意识非常强,造成了人本化社会,所以华夏的祖先崇拜是尊崇宗族中有能力的人为神,也就是说在这个社会中人神是合一的。中国历来也就缺乏宗教信仰,人都是现实主义的,一切可为我所用者是为所用,无所用者是以弃之。是故佛教进入中国后,士大夫们以为我所可用者的眼光通过格义等措施对之进行改造,扬弃了教义中与社会相悖的内容,减低了其宗教色彩,使之世俗化。同样道理,大黑天的功用演变也就在人们取其所需是改变了。

具体来说,大黑天变成女像的原因与观音变成女像是同一个道理。魔合罗作为施巧之神,若为原先厨房神的形像,给女孩儿们用来乞巧(什么意思?)甚为不妥。于是魔合罗似观音像仪,以至于后来演变成送子观音。而中国人传宗接代是为了把祖宗延续下来的生命传承下去,繁衍壮大宗祖。菩萨的性别也就决定了孩子的血脉问题)(何以见得)。(13)因此,魔合罗唯有塑女像才能够更好地排除传统意识的心理障碍。(次段有些地方论述中国特色的宗教代表了学界的一种观点,但是观音变成女像是否是共识呢,这本身是一个问题至少对我这样的读者而言,而且我个人认为种种演化应该描述的更为清晰或详细,这样简单讲是否嫌不足呢?)

从造像学方面而言,输入的佛教及佛像的表现都是经过改变的。中国是善于保持传统文化的国家。中国文明悠久,在发展自己文明的同时对别的文明的吸纳变化,使之成为自己的文明。这也是中国文明之所以历时长久却未消亡的原因之一了。诚如李泽厚所言"印度佛教艺术从传入起,便不断被中国化","中国永远没有产生像印度的梵天、湿婆之类极端神秘恐怖的观念和信仰"。(14)显教中大黑天的形像日趋和善也正缘于此。这就是佛像容貌中国化以及为女像的原因了。(又一原因?重复?)

在中原,与女像"魔合罗"共存的,还有元朝皇家所奉的军神玛哈噶拉。元时,萨迦派第五代祖师八思巴任元世祖忽必烈帝师,统领总制院事,管理全国佛教及藏族地区事务。自八思巴时代以后,元朝开始与萨迦派有密切往来。萨迦门下胆巴也曾于忽必烈与元成宗治下任官,并致力于佛教之振兴。是以,元朝所奉密教乃是西藏的密教所输入的。而大黑天又是藏密之中的极其重要的护法神,因而他作为密教护法神进入元朝宫廷,成为元世祖以下历代崇奉之神。此外,元史记载,元贞年间(1295-1296)海都犯西番界,元成宗命国师胆巴祷于,不久便传来大捷的消息。之后,元成宗得病,胆巴又为他向玛哈噶拉神祷疾,不久成宗病愈。(15)战捷与病愈都大大加强了统治者对于大黑天的坚信崇拜,所以元成宗大赏国师,大倡大黑天信仰。此后,大黑天的崇拜日渐兴盛,由国师胆巴提倡,逐渐在中国各地建立祠庙。

至明朝后,大黑天崇拜又辗转入满州。后金天聪八年(1634年),皇太极征服蒙古各部,蒙古喇嘛墨尔根用白骆驼载着玛哈噶拉佛金像来盛京向皇太极进献(玛哈噶拉佛即大黑天是蒙古各部最信奉的护法神,金像是元世祖时期用千金铸成的)。白骆驼走到离阳城五里的地方就卧地不起,皇太极于是命令在此地修建一座楼专门供奉玛哈噶拉佛金像,即玛哈噶拉楼。后又于此建实胜寺。这便是大黑天辗转入清的缘起,也是实胜寺来源的说法。所以清朝的喇嘛教原是通过元朝蒙古族的传袭,从西藏而来的。

三.大黑天在藏地

印度至八世纪后,佛教大衰。到了八九世纪密教传入唐朝,此时唐朝和吐蕃虽有交往,但密教真正传入西藏是在十一世纪时,之后十三世纪西藏的密教再转入元朝。

在藏传佛教中,除了"佛、法、僧"三宝之外,还有"上师、本尊、护法"称为"三根本"。而归依三宝三根本称为"六归依"。其中护法为修行事业的根本,神圣且重要,开拓佛行事业必须仰仗护法威德,藉以除去内外一切扰乱与障碍,所以得以自在顺畅。这也就是何以在藏密之中大黑天是重要修法对象的原因了。根据密宗教义,大黑天即是密宗最重要伟大的智慧护法,他誓言保护修行者直至成就佛道,永不退转道心。其地位如此重要,以至后来,他成为已证八地以上菩萨果位以上的本尊。若向大黑天坛城本尊顶礼、供养的人,身、口、意可以得到大黑天的加持护佑,能够获得一切成就。正因为如此,大黑天在藏传密教中颇为重要,其身形也显得繁多,逐渐由主要护法神演变为本尊。

在尔金林巴在十四世纪发现的伏藏作品中,有记述关于大黑天源起的传说。(16)大黑天的前世是在生活在普贤如来教化末叶时期集域边的高吾贡哲,由于受到密宗精神的感化,拜师剃度受比丘戒,法号塔巴那保。由于他自以为已经了解密宗真义,实则只解皮毛,于是他耽于虚妄,钟情十恶,遂死后连连沦落恶畜道。佛教讲究因缘轮回,一切皆有缘起,所以便有后来的事情。约在燃灯佛教之末期塔巴那保转世人间,生于罗刹国的帮城楞伽布尔纳。他的诞生是因为该城名娼广交游与恶魔、妖精、天仙交媾而生。所以,此个婴孩生得也颇为怪异,有三头六臂,四条腿,身侧尚有两翅,每个头上有三只眼。藏密六臂大黑天便是此形,得以相符。这个孩子降临之后,恶兆丛生,人们便把他和他的母亲一同弃于山林,他就是靠噬自己母亲的尸体得以活下来的。长大成人之后,他三颗脑袋,右白,左红,中间是青脸,骷髅挂满身,做乱罗刹国,名叫马占嘎茹。此后,他又打败了空行刹土以及须弥山上白幢导师。马占嘎茹改叫茹札,又叫马丈马茹札,此乃凶邪茹札本生记。茹札作乱,猪面(度母),马面(观世音)二本尊受佛陀之命收伏茹札。最后,非宗教被宗教制服了,茹札被收服了。茹札那些轻而多的装饰品都被智慧所加持。马面猪面入空性,因此他有三颗头。他还有吉祥八饰,并且长着翅膀,密号便做摩诃嘎拉神,成为了一名护法神。这便是大黑天由缘起至被收服的整个过程。

大黑天作为佛教守护神于藏密现图胎藏界曼荼罗外金刚部中,列于左方第三位,呈现黑色极忿怒相,火发竖立,三面六臂,正面有三目,左右二面各二目。以髑髅为璎珞,以蛇为臂钏,跌坐于圆座上。(17)对照十四世纪的伏藏传说,一切都颇为相符。但关于忿怒形的说法除伏藏之说外,尚有别说,因其为了调服障道邪魔,所以以大悲心显现忿怒相。无论何因,大黑天在藏密之中终究是显忿怒之形,不似汉地经过改造了的显教大黑天,即便是在汉地直接保存密教特征的大黑天也是源于藏密的。

西藏造像学文献根据各种分类方法,认为有七十二或七十五种大黑护法的身形。大黑天有六臂、四臂、二臂等不同形像。(18)从佛像艺术而言,多面多臂像及忿怒像源于印度巴拉王朝密宗兴盛时。印度末期的佛教,尤其是密教,从尼泊尔传到西藏,又遍及蒙古及中国东北,形成独特的有别于日本密教系统的藏传密教。由是而言,大黑天之形象是直接脱胎于印度密教所传。其佛像虽有从本初佛产生五佛,再由五佛流出所有佛、菩萨、明妃、护法神而完成庞大数目的尊像体系,但大多为怪异的忿怒像或双身像。大黑天本是大自在天,天部诸神本来为异教神灵,后来,才被吸收为佛教护法神。所以,其尊像大体依其神格而成。此外,因为他还具有防御外敌的使命,因此其表情、姿态采取激烈的表现手法,以多面多臂及髑髅、蛇等为环钏而表现忿怒相。但这也就成了密教传入西藏后喇嘛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多面多臂像、忿怒像以及八吉祥饰等成为藏密特征而影响了元朝乃至清朝的佛教艺术。

可见,藏传佛教较好保存了印度密教的佛教艺术。不仅如此,西藏也产生了很多大黑护法的身形,例如大黑护法扎仲夏巾等。(19)大黑护法在藏传佛教万神殿的神灵占第十等级,他们之中的许多成员都属于"出世间护法神"和本尊神系。大黑天在西藏的地位如此重要,是以不仅保存了大黑天在印度密教中的特征,还加以发展。可以说一定程度上,那是因为西藏游牧民族流动性大,宗教意识特别强。(为什么?)并且由于西藏天然的生活环境,使得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自出生以来就感到自然界的广大与人类的渺小,宗教信仰充盈其内心。人们的日常生活除了放牧之外,所能寄托的就是宗教了。唯有信仰上的寄托,才能使他们摆脱面对严峻的生存环境而产生的孤独感,挫折感,甚至绝望感。通过信仰上的实践,也使他们有了得到解脱希望。不可忽略的是,在藏地对于密教地信仰是整个民族信仰的。凡是藏族人自出生以来便于喇嘛教有了不可摆脱的联系。因此,无怪乎大黑天在西藏密教中备受重视,日渐由护法升至本尊的地位。

四.大黑天在滇地

唐初,印度佛教传入大理,此时传入以密教为主。当时传入大理的佛教,与本主信仰、当地文化,相互混合而形成一种名为"阿吒力教"的信仰。这种信仰,与密教之信仰方式较为接近,因此,称之"滇密",意谓此为有别于西藏密教的去云南密教。这样滇密就不可避免地有其一定的特殊性。此外,除了密教的传入产生了阿吒力教,汉族所信仰的显教诸宗也陆续传入大理,但是其影响远不及密教对云南的影响。

大理地区的庙宇、寺院古代供奉的第一大神是大黑天。据方国瑜所记,云南各县土主庙颇多,虽然所供之神非一,却以祀大黑天神为多。塑像一般"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狰狞可畏"。盖因阿吒力教"以血食享祀,民间尤敬畏之,村邑立祠。疾疫祷祝,初谓之大灵庙,后乃目为土主也。"(20)由是可见,大黑天神初传入滇地仍为佛教密宗的护法神供奉。只是此后由于大黑天对于"疾疫祷祝"颇为灵验,就"大灵庙"之名即可见其灵验之一斑了,是以乡间信仰转而以之为自己保护之神,遂以白族、彝族、汉族为主的滇人便把大黑天作为土主供奉。大黑天于是就身兼两职,既作为佛教密宗的护法神,又作为一个村寨或一个地区的福主、保护神、主宰神。

大理地区信仰大黑天是在密教传入大理之后开始的,时代约为南诏晚期。关于大黑天的形象,骑白牛,左右手分别举日、月二神,这是摩醯首罗的特征;而持三戟叉、持念珠、持剑等又是密宗大黑天的特征;至于持印、金铃、乾坤等等,又是大黑天作为本主的独立特征。(21)可见,密宗大黑天与本主大黑天既有相同之处,与有不同之处。大黑天神作为土主供奉,必然是受到佛教的影响,将密宗的护法神改造为村寨人民的守护神,于是大黑天便从密教的舞台,跑到了本主信仰的舞台,其崇拜的实质内容虽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本主大黑天神的外表形貌却还是基本保留了原来密宗护法神的特点,改变不大。

土主的产生与密宗经典中的说法截然不同,而是经过当地人民的加工改造形成了其所特有的神。相传,玉皇大帝见人类生活得如此无忧无虑,心生妒意,想要将人类消灭,遂派天神到人间散布"瘟丹",欲使人类遭受瘟疫而灭绝。天神来到人间,看到人们男耕女织,纯朴善良,不忍心散布灭绝人类的瘟疫,但他又不能回返天上复命。在两难情况下,他决心舍已救人,便把装满瘟疫的瓶子打开,将瘟疫种子放在自己身上,吞下全部瘟疫符咒。不久,瘟疫烈性发作,他的脸和全身一下子全变黑了。为此,他就成了大黑天神。天神虽然死了,人类却得救了,人们十分感激他,就把他封为本主。(22)宗教所宣扬的神其实是人,神性也只是人性的升华。正如大黑天的出现,就是人们在不可搞拒的瘟疫威胁面前不甘心束手待毙,希望有一种超人间的力量来解救人类的灾难,于是就借用密宗护法神这一形象来表现自己的理想,大黑天也就由佛教密宗护法神转化为本主。

滇密究其来源应源于汉地,此点勿庸置疑(看本节第一句,似乎有矛盾之处"印度佛教传入大理,此时传入以密教为主")。例如,在佛教用语方面,大黑天就是汉地惯用的密教译名。(23)云南的大黑天的造像也是模仿汉地的。《昆明县志》所载云南最早大黑天的神像,"乃蜀匠罗都道太所造"。由此可见,中国汉地佛教对滇地佛教影响比西藏深,滇密中之大黑天崇拜乃受汉传密教影响所致。因而,滇密中之大黑天和汉传密教也颇有渊源。只是,何以汉传密教到了云南,衍化出了土主的形象?应该说密教传入滇地之后,随着地方迷信的变化升沉,土主形像应运而生。滇地又是少数民族聚集的地方,于是民族所特有归属感,导致宗族钮带联系强烈。此外,滇地与汉地联系密切,必然受之影响,也是人本化的社会,因而他们的祖先崇拜也是人神不分的。(个人认为,此句与解释土主形象的原因无关,至多是人格化的一面)而对于土主的信仰也就和祭祀祖先的崇拜相雷同,便是如此代代相传。阿吒力教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混合了佛教、本主信仰和当地文化,加以改造密教护法神,形成了当地广为供奉的土主。

五.结语

大黑天在中国的汉、藏、滇三地演变如此相异。可见,同一事物在不同的地域因其发展条件不同最终导致了其大相径庭的演变结果。

在汉地,显教的地位向来都是盛于密教,大黑天最初在显教中作为厨房神的职能得以延续。原先显教中的大黑天就不像密教中的忿怒形,较符合中原的审美标准,唐朝早期受的是戒日王朝艺术风格的影响。在此基础上,随着中原地区人们习惯性的为我所用,大黑天更加本土化了,演化为民间乞巧的女神"魔合罗"。不仅如此,他的功用进而扩大,最终成了人们祈求传宗接代的送子观音。另一方面,唐开元年间传入的密教未在后世得以盛行,所以此时传入密教大黑天护法神的形象反倒在云南广为流行。到了元朝,直接从西藏的密教中承袭了大黑天护法,这根源于印度的巴拉,异于唐初的戒日王朝的佛教艺术。于是,在密教中作为护法神的大黑天主要承担着军神的职能,起到为统治者稳固江山,捍卫疆土的作用,为元世祖以下历代元朝和清朝的皇帝供奉。

藏滇两地同奉密教,密教盛于显教,所以较好保存了大黑天的原貌。两地皆以少数民族居多,少数民族的特征就使得他们整个民族信奉膜拜,尤其是藏族,自出生以来他们便和密宗有了密切微妙,难以摆脱的联系。虽然如此,两者之间也殊有差异。藏传佛教较完整地保存了印度密教原貌。虽然对于大黑天的身形有一部分是在西藏产生的,但都较好保存了其原来的自身特点。由于藏民对佛教的笃信与虔诚礼拜实践,而大黑天作为护法神具有护持正法的重要意义,所以后来大黑天的地位由护法升至本尊。至于滇地,所受汉传密教影响颇大,又与当地文化相糅合,形成阿吒力教。不仅如此,阿吒力教又和本主信仰相混合,另外由于与中原交往较之西藏便利,滇地与汉地交往频繁,滇人一定程度上和中原的祖先崇拜相同,大黑天身形的土主就这样产生了。于是,大黑天在云南就有了两个不同的职能,不仅是阿吒力教的护法神,还成为当地的土主ˉ地方的保护神。但他的形貌得以保存,仍是原貌,没有大改变。

可见,社会形态(显然是存在而非形态)决定社会意识。纵是同一事物,若置于不同的社会形态之中,其发展结果亦是形相各异,有所不同的。大黑天在三地的不同发展正说明了这个道理。

注释:

(1)参见《佛光大辞典》、《中华佛教辞典》、《丁福保佛学大辞典》之大黑天词条。

(2)实胜寺,清太宗崇德三年(1638),皇太极为纪念征服察哈尔蒙古而创建。雍正四年(1726)重修,是清入关之前,盛京最大的喇嘛寺院。

\

(3)鸠摩罗什(公元334-416年)来到中国致力于经典的翻译和佛学的弘传,其一人译出经典35部300卷。

(4)《佛说仁王般若波罗蜜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八册NO.245,CBETA电子佛典 V1.0普及版。

(5) 摩醯首罗论师乃二十种外道之一,即大自在天外道。

(6)《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三十三册NO.1709,CBETA电子佛典 V1.0普及版。

(7)九大佛教宗派分别为天台宗、三论宗、三阶教、法相宗、律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宗和密宗。

(8) 《南海寄归内法传校注》,唐,义净原著,中华书局1995年版。

\

(9)《金刚恐怖集会方广轨仪观自在菩萨三世最胜心明王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二十册NO.1033,CBETA电子佛典 V1.0普及版。

(10)《大黑天神法》,大正新修大藏经第二十一册NO.1287,CBETA电子佛典 V1.0普及版。

(11) 《汉传密教》,严耀中,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

(12)《胡适文集》第五卷,古典文学研究(上),《魔合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版。

(13) 详见《中国宗教与生存哲学》严耀中,学林出版社1991年版。

(14) 《美的历程》,李泽厚,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年版。

(15) 《元史·释老传》

(16)《莲花生大师本生传》,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尔金林巴编,洛珠加措、俄东斥拉译。

(17) 《佛光大辞典》,词条大黑天。

(18)《李安宅藏学文论选》,李安宅遗著整理委员会,中国藏学出版社,1992年版。

(19)《西藏的神灵和鬼怪》,奥地利,勒内·德·内贝斯基、沃杰科维茨著,谢继胜译,西藏人民出版社上下册,1993年版

(20)《云南佛教之阿吒力派二、三事》,《滇史论丛》第一辑,方国瑜著,上海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21)田鸿《大理地区信仰大黑天神源流考说》,《云南大理佛教论文集》,佛光出版社,中华民国80年。

(22) 《白族文学史》,云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23)蓝吉富《阿吒力教与密教-依现存之大理古代文物所作的考察》,《云南大理佛教论文集》,佛光出版社,中华民国80年。(信息来源:香港宝莲禅寺)

编辑:明蓝

本文链接:大黑天在汉藏滇三地的不同发展

上一篇:大施主——愿力成熟 无人可胜

下一篇:大水后的奇迹:海啸后的斯里兰卡佛像